开放性 · 独立性 · 前瞻性 · 国际性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

机制创新•人文视野•学术品性——《东吴学术》与学术期刊的革新


 

黄平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上海 200241

 

摘要:本文以《东吴学术》为对象,从东吴讲堂、学术史研究、学术年谱、海外汉学研究、国外社会科学等栏目入手,从机制创新、人文视野、学术品性等各个角度分析《东吴学术》创新性的办刊实践,并且将这种创新性放在当下知识生产与期刊改革的语境中展开讨论。

关键词:东吴学术;林建法;机制创新;人文视野;学术品性;当代中国

 

是不是已经到了这样一个时刻:“创造”而非“制造”标识着一个国家的文明尺度,真正深刻的、创造性的知识价值得到普遍的认同?在中国近几十年的高度发展后,对于“中国故事”、“中国价值观”、“文化软实力”等等开始有不无焦虑的诉求。在这样的心理期待中,作为现代社会知识生产中心的大学,越来越成为关注的焦点。这几年来,凡是涉及到大学“创新”的新闻,比如代表改革可能性的南方科技大学、上海纽约大学的成立,乃至于更早的北京大学“教改”,都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当然,这类热点一般偏重于大学的“教育”功能,与社会大众更为密切;就大学的“科研”功能而言,学术期刊的改革与创新更为重要,作为学术成果的载体,学术期刊的良性运作,是学术研究不断取得突破的前提。不必讳言,和大众对于“教育”的不满类似,学术期刊所支撑的“科研”,同样弊端丛生。作为学术期刊大国,尴尬与梦想在当下是共存的[1]。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势中,学术期刊的革新尤其值得重视与讨论,本文从文学研究领域出发,选择以林建法主编的《东吴学术》为分析对象,讨论创新的可能性。

 

一、创新性的知识生产机制

 

就笔者所了解的文学类学术期刊而言,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由科研院所主办,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主办的《文学评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主办的《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主办的《现代中文学刊》;一类由文联、作协主办,如辽宁省作协主办的《当代作家评论》、广西省文联主办的《南方文坛》、吉林省文联主办的《文艺争鸣》。依照中文社会科学文献索引(CSSCI)等指标,这两类刊物构成了文学研究的主要学术平台。

20105月创刊的《东吴学术》,在刊物运作机制上,首先是对于以上两类系统的突破与合作。该刊由江苏省教育厅主管、常熟理工学院主办,院长傅大友教授任学术委员会主任、党委书记许霆教授任主编、特聘《当代作家评论》主编林建法编审担任执行主编。在刊物的隶属关系上,这是科研院所主办刊物的又一新成员;然而,十分具有创新性的是,主办单位常熟理工学院的领导富于长远的眼光与抱负,聘请《当代作家评论》主编林建法来担任《东吴学术》执行主编。

众所周知,主编是刊物的灵魂。作为唯一获得我国出版领域最高奖项“中国出版政府奖”、“辽宁文学奖”、辽宁省十佳编辑奖、上海“春申文学奖”等大奖的文学编辑,林建法从八十年代中期以来三十年的办刊经历,本身就构成了一部有意味的文学与文化简史。苏州大学文学院院长王尧教授曾经谈到这一点,“近二十年来,我觉得在文学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林建法做《当代作家评论》的编辑和主编,就像当年《读书》有沈昌文做编辑、主编一样。坦白地说,一个刊物总是和一个人或者少数几个人联系在一起的。因为有巴金和李小林、程永新等才有《收获》,有韩少功才有《天涯》,前有周介人后有蔡翔才有《上海文学》,有李陀才有《北京文学》,有贾平凹才有《美文》,有宗仁发才有《作家》,等等。可以说,因为有林建法才有今天的《当代作家评论》。如何估价一份杂志、一个编辑或主编在文学史中的意义,应当引起研究者的注意。”[2]P115

理解林建法的办刊风格,离不开理解林建法的人生经历与他主编二十余年的《当代作家评论》。林建法1950年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晓澳镇,漂泊的青年岁月先后当兵、入藏、考大学。1982年林建法于华东师大中文系毕业,分配到《福建文学》理论组担任编辑,由此走上文学编辑的道路。19867月,林建法调回爱人傅任的家乡沈阳,担任《当代作家评论》副主编,几年后接任老编辑家陈言先生担任主编。在调动工作时林建法坦率地讲,“我这人最适合做主编”[3],这句话放在别人身上似乎显得狂妄,用来形容林建法倒是十分传神。林建法是天生的“主编”,几十年来,他一直保持着每月150万字、全年1800-2000万字的阅读量,从不遗漏当代重要作家作品以及批评家的相关评论。这种敬业精神不仅是“执着”可以形容的,更近似于一种宗教式的情感。从曾经带来不少麻烦的本科毕业论文《艺术永恒性探奥》开始(在当时乍暖还寒的政治气氛中,选择这个题目需要勇气),几十年来林建法一直探索着文学的“永恒”价值,文学对于他构成一种特殊的信仰。故而,他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平台,实践对于文学的理解与热情。从《当代作家评论》开始,最多的时候,林建法同时担任三家刊物的主编(另两家刊物是《渤海大学学报》、《西部·华语文学》),他永远在联系作者、校订稿子,永远在风尘仆仆的路上,这是一个令人尊敬的记录。

到目前为止,林建法主持的所有刊物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文学研究领域的顶级刊物《当代作家评论》,这份刊物在林建法主持期间,被评价为“洋洋兮有江河气象”[4](P121)。在获得中国出版政府奖之后的记者采访中,林建法曾经表示“我最好的年华都在做这本杂志”[5]。有研究者总结道,“创刊于1984年的《当代作家评论》,在四年一届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排列中已连续三届占据中国文学类(理论)核心期刊的第三位……《当代作家评论》这样一份省级刊物能够引起海内外研究者的关注,能够成为当代文学研究领域中的权威杂志,真像有人所说的那样:这简直是一个奇迹。”[6](P60)在学术指标所显示的影响力之外,就当代文学进程而言,《当代作家评论》没有遗漏重要的作家作品,重视知名作家,发掘青年作家,不断以“专辑”的形式展开讨论;就文学批评而言,和诸多知名批评家保持密切联系的同时,不断扶持青年批评家,见证着几代批评家的学术道路,发表了众多影响力巨大的文章。同时,《当代作家评论》陆续主办“小说家讲坛”、“批评家讲坛”等活动,有效地介入到当下的文学生产之中。

尤为难得的是,《当代作家评论》有自己独特的精神气质,深深带有主编文学观念的烙印。《当代作家评论》对于作品与批评的筛选,一直尊重文学纯粹的本性,推崇醇正的文学气质。这种对于“纯文学”的执着,不是困守在象牙塔之中,而是在对于语言、形式探险的基础上,对于丰富的人生经验的勘察,以形形色色的个人叙述,不断推进对于人性的理解,不断丰富历史的面貌。诚如林建法所谓,“在整个历史进程中间,文学为什么出现,就是不断生成的个人经验丰富着文学的历史流程。”[7](P133)

纵观林建法其人其文,这位出生于福建、创业于辽宁的主编,更像一位温润执着、守拙清心的江南文人。不仅大学四年在上海的丽娃河畔度过,办刊以来主要的作者群也集中在江南,江南可以算作林建法精神上的故乡。距离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三十年后,林建法在2010年重返江南,坐拥虞城常熟,往来于上海、南京等学术重镇,凝聚心血,荟萃斯文,以《东吴学术》为根据地再次出发。

《东吴学术》为林建法提供了体制保障,林建法为《东吴学术》带来了学术资源。这种双赢的合作,这种“校”与“刊”的联合,重构了文学的知识生产。一个代表性的例子就是《东吴讲堂》栏目,这不仅成为《东吴学术》的主打栏目,也成为常熟理工学院的重要讲座。作为理工科院校,常熟理工学院在传统的理工类研究之外,在人文领域距离京沪大学有一定距离;地理位置方面与一线城市、省会城市的差异,也使得以往作家、学者来访不算频繁。依托于《东吴讲堂》,在林建法的主持下,不断有学术名家与著名作家到访,按照发表顺序,截止到目前不完全统计的到访名家有:刘再复、陈众议、王安忆、南帆、邓正来、潘家华、阎连科、孙绍振、童兵、李欧梵、张英进、张炯、张法、颜海平等。这种形式为学院各个专业的同学提供了第一流的学习与接触的机会,开阔眼界,体会名家风范;同时讲稿每期刊发在《东吴学术》上,有多篇引发了学术界反响,成为热议的话题。在第一次“讲堂”(刘再复:《李泽厚哲学体系的门外描述——在常熟理工学院“东吴讲堂”上的讲演》)的开场主持中,常熟理工学院副院长丁晓原教授富于激情地表示:“2010年,我们学校已经做了,正在做着,将要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其中有些事情可能会加载学校的史册。我认为我们有理由相信,《东吴学术》这一综合性的高端的人文社会科学大型学术刊物的创办就是这样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8]

 

二、办刊理念的创新:人文视野与学术品性

 

知识生产机制的创新,要落实到刊物理念的创新;刊物理念的创新,助推知识生产创造性地展开,二者构成了这样一种良性的辩证关系。在延续《当代作家评论》以来的办刊传统、经验与理念基础上,结合《东吴学术》实际情况,林建法创新性地确立《东吴学术》的办刊理念。如果说《当代作家评论》侧重于纯文学性、知识分子性、当代性的话,那么《东吴学术》从目前来看更侧重于文史哲融会贯通的人文视野,以及重视历史性梳理考证与国际性理论介绍的学术品性。

在这种内在的办刊理念指引下,《东吴学术》形成了目前的常设栏目:东吴讲堂、哲学与文化、经济与政治、社会与历史、现代中国文学、学术史研究、学术年谱、苏州研究、海外汉学、、国外社会科学、随笔与书评。就该刊主要的侧重点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而言,一方面《东吴学术》依然保持着延续《当代作家评论》一脉下来的对于当下名家名作的关切,发表的文章有:李松睿《“生命政治”与历史书写——论莫言的小说〈蛙〉》[9]、杨庆祥《抵抗的“假面”》[10]、黄平《破碎如瓷:〈古炉〉与“文化大革命”,或文学与历史》[11]等。这些文学大体上属于传统的文学批评,结合细致的文本梳理,借助不同的理论资源,对于莫言、贾平凹、韩寒等传统或新锐作家的新作展开分析。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东吴学术》在栏目设置上选择以“现代中国文学”命名。选取的稿件,不限于单纯的当代文学批评。比如陈思和《多重叠影下的深度象征——试析苏伟贞小说创作中的三个文本》[12]对于海外华语文学的讨论,何辉斌《林纾的西方小说研究》[13]对于晚晴文学的讨论,李国华《黄金与诗意——茅盾〈子夜〉臆释》[14]对于现代文学的讨论等等。就是对于当代文学而言,也有程光炜《余华的“毕加索时期”》[15]这种注重从文学史出发、注重历史性分析的“文学史批评”。程光炜在80年代中期社会转型的语境中重读余华的小说,讨论“个人”的兴起背后不可忽视的历史背景:“余华用‘文学批评’的方式回忆了许多年前他经历的一个转型的社会,也就等于在另一种意义上‘评价’了自己的小说。为什么他要写小说呢?因为他在小说中找到了‘有价值’的‘个人’。” [16](P66)这种“重返80年代”的历史化分析,在传统的文学批评方法之外,展现了另一种可能性。

更进一步,作为人文社科综合性刊物,《东吴学术》不限于单纯的文学研究领域,而是在开放的人文视野中来重新思考文学,注重贯通文史哲的人文深度。如李泽厚《从“两德论”谈普世价值与中国模式》[17]、李泽厚、刘再复《关于教育的两次对话》[18]、张法《试论共和国前期哲学的话语方式——以艾思奇〈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为例》[19]等等。不限于文学领域,历史、哲学等其它学科的供稿人,都是蜚声海内外的名家。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李泽厚先生近年来所阐发的宏论,多篇都是发表在《东吴学术》上的,李泽厚先生和林建法主编一样,无论时光如何流逝,都带有浓郁的专属于“新时期”的生命印记。比如“两德论”这篇文章,李泽厚先生念兹在兹的始终是“新时期”的核心问题:“如何在具有不同宗教、文化、传统的地区、社会具体实现这些普世价值,却并无一定之规。这才是真正的难点和焦点所在。在今天中国便是如此。所以我说既不能走生搬硬套欧美现有政治体制的自由派之路,也不能走根本否认普世价值的新左派和国学派之路。” [20](P6)李泽厚先生强调要警惕“把封建特色的资本主义当成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并把这‘特色’固定下来说成是‘中国模式’” [21](P7),并由此提出“两德论”(“宗教性道德”、“现代社会性道德”),指出应重视“宗教性道德”对“现代社会性道德”的“范导”,“两德论”意味着:“它在政治哲学上就要研究如何使中国传统范导这些西方传来的普世价值创造出一种适合中国的道路和模式。” [22](P6)作为代表一个时代的学者,这位哲学老人的寄语值得倾听:“普世价值应予肯定,中国模式尚未形成。努力探索,有厚望焉。” [23](P10)

    从这种开阔而深邃的人文视野出发,《东吴学术》强化了自身的学术品性。这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注重历史研究;其二,注重国际视野。先说第一个方面,《东吴学术》有两个其他刊物上所罕见的栏目:学术史研究与学术年谱。截止到目前,学术史研究栏目共刊发陈众议《塞万提斯学术史研究》[24]、刘亚丁《肖洛霍夫学术史研究》[25]、叶隽《战后六十年的歌德学》[26]、蒋洪新、郑燕虹《庞德学术史研究》[27]、吴岳添《左拉学术史》[28]、罗国祥《雨果学术史研究》[29]、陈寿朋、邱运华等《高尔基学术史研究》[30]等。对于重要作家的学术史研究的梳理,以往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导致相关研究缺乏有效的根基,显得游谈无根,流于印象;或是重复前人,浪费光阴。《东吴学术》的学术史研究专栏,十分有效地填补了这方面的不足。而且,所选择的歌德、左拉、雨果、高尔基等作家,都是对于中国现当代文学有深远影响的经典作家,他们的作品已经成为中国文学传统的特殊组成部分。一个现代读者可能对于汤显祖、冯梦龙感到陌生,反而会更熟悉歌德、雨果的作品,这种现象十分普遍。对于这些世界经典作家的学术史梳理,也即意味着更好地理解我们自身的文学传统与文学影响。诚如研究者对于该栏目第一篇文章陈众议《塞万提斯学术史研究》的书评,“从对一个经典作家的研究史的梳理,到对一个时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反思,本书作者不断调整着自己的观察角度,先入后出、由点至面,跟随着塞万提斯回溯悠悠几个世纪的文学史之长河,一路经过遍布塞万提斯和《堂吉诃德》足迹的世界各地,体会各种时代思潮,思考着塞万提斯与内部和外界的所有可能性联系,纵横交错之间早已给读者绘制出了一幅巨人之巨图……身为一个中国本土塞学研究者,作者不断转化着‘出’与‘入’的视角,一方面深挖塞学研究状况并敏感地作出自己的反应,另一方面又能将塞学与世界联系起来,且最终回望中国文学自身。” [31](P98)

    经典作家的学术史研究之外,《东吴学术》强化历史性的另一方面的工作,即是加强当代中国作家的文学年谱整理,已刊发何平《范小青文学年谱》[32]、王侃《余华文学年谱》[33]、廖述务《韩少功文学年谱》[34]等。比如该栏目刊发的第一篇文章,何平详细考证范小青从1955年出生以来完整的文学与生活历程,线索清晰,细节缜密,材料详实,是一篇下了大功夫的作家年谱考辨,这注定会成为范小青研究乃至于江苏地域文化与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绕不开的一篇文章。学术年谱是资料整理骨架性的工作,也是当代作家经典化的基础。相比较而言,现代文学、古代文学在这方面做得更扎实一些。从《东吴学术》这个栏目开始,当代作家的学术年谱工作,开始迈出坚实的一步,不断推出的各个作家年谱,将会为当代文学的史料工作补充大量的学术空白点。

    注重历史研究之外,《东吴学术》同样注重国际视野。这首先表现在对于海外汉学研究的重视,目前已经发表的文章有王斑《美国现代中国文学、文化研究中的几个新课题》[35]

宋明炜《社会主义成长小说——以〈青春之歌〉为例》[36]、王德威《“头”的故事:历史·身体·创伤叙事》[37]、顾彬《敬重你自己而已?孔子的敬畏对今天的意义》[38]、李孝悌《建立新事业:晚清的百科全书家》[39]、颜海平《海外汉学之外的参照系》[40]等。对于人文学科而言,海外汉学研究在九十年代以来已然构成了创新源头之一,而且随着学术国际化的进程其影响愈发明显。王德威等学者的研究,在理论范式与研究实践等各个方面,为国内学界提供了交流、借鉴的可能性。如该栏目最新一篇文章中,颜海平对于“诚与真”与社会参与问题的分析,借助学界以往缺乏足够重视的西方人文主义批评,深刻切中了当代中国问题的症结:“特里林认为马克思对此是高度肯定的:现代生活即是城市生活,城市生活即是现代社会生活,现代社会生活中的新人,即是参与性的公共人,而不是拒斥性的孤绝存在。如何参与社会,成为如何成就“新人”的关键;个人与社会的关系如何处理,成为‘新人’”的界定属性即‘诚性’如何达成的问题。” [41]

延续这一逻辑,不限于海外汉学,《东吴学术》进一步打开国际学术交流的视野,从2012年开始设置《国外社会科学》栏目,介绍诺齐克等理论大家的学术成果。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发表的有:罗伯特·诺齐克《极端主义的特征》[42]、安妮·柏瑞《中国文学中的女性》[43]、依兰·斯塔文斯《博尔赫斯对希特勒的态度》[44]、让-吕克·南希《艺术中面对面的身体》[45]等等。这个栏目的文章一方面展现了国际学术大家的视野、风范与思考深度,另一方面也和中国学界的关切构成一种对话关系。比如诺齐克对于“极端主义”八个特征的概括:有自己的目标和原则;视对手为邪恶化身的看法;毫不妥协的态度;为了达到目的而使用极端手段;追求什么目标,就必须立刻实现,完全实现,拒绝渐进改良;有组织的行动;政治领域的边缘地位;有一种确定的性格。[46]尽管诺齐克是在“美国与以色列的政治极端主义”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但中国读者读起来,想必也会心有戚戚焉。

值得补充的是,《东吴学术》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栏目:随笔与书评。截止到2012年第4期,该栏目共刊发53篇文章。在所有栏目中,这恐怕是作者阵容最为豪华的,既有乐黛云 、孙郁、张新颖、谢有顺等著名学者,又有王安忆、莫言、格非、王家新等知名作家。同时,学术随笔要言不烦,曲折有致,沉浸作者书海的省思与人生的洞见,在文体上给予读者知性的享受与收获。对于理论文章常见的晦涩表达与欧化文风,也是有益的订正。

 

总结面对当代中国的《东吴学术》

 

在常熟理工学院的支持与林建法的主持下,《东吴学术》延续《当代作家评论》优秀的办刊传统与经验,以开阔的人文视野与精纯的学术品性,不断打造学术生产的一流平台。尤为难得的是,作为一份醇和的学术刊物,《东吴学术》没有把自己框定为书斋中的学术,而是秉持着内在的价值立场与精神指向,关注着当代中国的前行。诚如发刊词所谓,《东吴学术》将以开阔的学术视野,独立的学术立场,前瞻的学术姿态,阐释中国问题,连接国际学术,促进中国学术的繁荣与发展。如果做一个未必恰当的展望,《东吴学术》的未来,有可能成为民间版的《中国社会科学》。在中国高速崛起、学术亟待繁荣的大时代,《东吴学术》努力建立学术的法度。

 

 

就笔者有限的视野来看,《收获》主编程永新曾出版个人编辑经历梳回忆,书名即为《一个人的文学史》。对于重要刊物编辑对于文学生产的作用,这方面研究还不够,笔者所知道的有《长城》杂志的“编辑与八十年代文学”专栏。



 



[1]张贺.学术期刊大国的尴尬与梦想.人民日报.201234.

[2]王尧.一份杂志和一个人[J].作家.20068月号.

[3]王尧.《当代作家评论》的个人风格[J].美文.2006年第8.

[4]孙郁.看不见的诗文[J].当代作家评论.2011年第2.

[5]杨东城.林建法.我最好的年华都在做这本杂志.华商晨报.2011318.

[6]周立民.林建法.中国当代文学的经营者[J].中华儿女.2011年第6.

[7]林建法、黄发有.批评与创作的双向反思[J].山花.2005年第6.

[8]参见刘再复.李泽厚哲学体系的门外描述——在常熟理工学院“东吴讲堂”上的讲演[J].东吴学术.2010年第1.

[9]李松睿.“生命政治”与历史书写——论莫言的小说《蛙》[J].东吴学术.2011年第1.

[10]杨庆祥.抵抗的“假面”[J]. 东吴学术.2011年第3.

[11]黄平.破碎如瓷:《古炉》与“文化大革命”,或文学与历史[J]. 东吴学术.2012年第1.

[12]陈思和.多重叠影下的深度象征——试析苏伟贞小说创作中的三个文本[J].东吴学术.2010年第1.

[13]何辉斌.林纾的西方小说研究[J].东吴学术.2012年第1.

[14]李国华.黄金与诗意——茅盾《子夜》臆释[J].东吴学术.2010年第3.

[15]程光炜.余华的“毕加索时期”[J].东吴学术.2010年第2.

[16]同上。

[17]李泽厚.从“两德论”谈普世价值与中国模式[J].东吴学术.2011年第4.

[18]李泽厚、刘再复.关于教育的两次对话[J].东吴学术.2010年第3.

[19]张法.试论共和国前期哲学的话语方式——以艾思奇《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为例 [J].东吴学术.2011年第2.

[20]李泽厚、刘再复.关于教育的两次对话[J].东吴学术.2010年第3.

[21]同上.

[22]同上.

[23]同上.

[24]陈众议.塞万提斯学术史研究[J].东吴学术.2011年第2.

[25]刘亚丁.葛利高里的毁于誉——肖洛霍夫学术史研究[J].东吴学术.2011年第2.

[26]叶隽.战后六十年的歌德学[J].东吴学术.2011年第3-4.

[27]蒋洪新、郑燕虹.庞德与中国的情缘以及华人学者的庞德研究——庞德学术史研究[J].东吴学术.2011年第3.

[28]吴岳添.左拉学术史——19世纪的法国左拉研究[J].东吴学术.2011年第4.

[29]罗国祥.“古今之争”及其对雨果研究的影响——雨果学术史研究[J].东吴学术.2012年第2.

[30]陈寿朋、邱运华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高尔基学——高尔基学术史研究[J].东吴学术.2012年第2-3.

[31]马媛颖.站在巨岩上的凝望——读陈众议《塞万提斯学术史研究》[J].社会科学管理与评论.2011年第4.

[32]何平.范小青文学年谱[J].东吴学术.2012年第3.

[33]王侃.余华文学年谱[J].东吴学术.2012年第4.

[34]廖述务.韩少功文学年谱[J].东吴学术.2012年第4.

[35]王斑.美国现代中国文学、文化研究中的几个新课题[J].周珞译.东吴学术.2011年第1.

[36]宋明炜.社会主义成长小说——以《青春之歌》为例[J].康凌译.东吴学术.2011年第2.

[37]王德威.“头”的故事:历史·身体·创伤叙事[J].余淑慧译.东吴学术.2012年第1.

[38]〔德〕顾彬.敬重你自己而已?孔子的敬畏对今天的意义[J].张依苹译.东吴学术.2012年第1.

[39]李孝悌.建立新事业:晚清的百科全书家[J].东吴学术.2012年第2-31.

[40]颜海平.海外汉学之外的参照系[J].东吴学术.2012年第4.

[41]同上.

[42]〔美〕罗伯特·诺齐克.极端主义的特征[J].郭建玲译.东吴学术.2012年第1.

[43]〔美〕安妮·柏瑞.中国文学中的女性[J]. 郭茜、陈引驰译.东吴学术.2012年第2.

[44]〔美〕依兰·斯塔文斯.博尔赫斯对希特勒的态度[J].史国强译.东吴学术》.2012年第3.

[45]〔法〕让-吕克·南希.艺术中面对面的身体[J].简燕宽译.东吴学术.2012年第4.

[46]〔美〕罗伯特·诺齐克.极端主义的特征[J].郭建玲译.东吴学术.2012年第1.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12年第4期)


Copyright© 常熟理工学院学术期刊编辑中心 版权所有
总访问数:50688 管理后台